您好,欢迎访问安徽星华化工有限公司
0551-65842698

联系我们

安徽星华化工有限公司
邮箱:7981214523@qq.com
电话:0551-65842698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红枫路 在线咨询

行业新闻

又烧了130亿!每卖一辆蔚来,背后都是资本和房

发布日期:2020-04-09 09:45 浏览次数:

原标题:又烧了130亿!每卖一辆蔚来,背后都是资本和房产中介的眼泪 来源:深蓝财经

花掉4亿元裁员的蔚来,怎么去年烧钱速度还更快了?租得起月租139万的房子,为什么又死活不愿付110万的中介费?

去年11月,蔚来汽车(以下简称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还在回应把他称作“最惨的人”的说法。李斌称:10月份,ES6的销量已经成为全球第一,新能源汽车“拐点”已经来临。

熟悉蔚来的人可能知道,蔚来“烧钱”的速度在圈内出了名,2018年筹资已达到116亿元,在新能源车企,算是很能融资的了,但2019年光销售加研发成本,蔚来汽车就烧掉了130多个亿。

财报显示,蔚来2019全年累计总收入78.25亿元,同比增长58%。亏损大幅增加,净亏损(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达到114亿元,调整后为109.62亿元,同比扩大22.4%。

蔚来全年卖出了20565辆车,粗算下,平均每辆车的销售收入约为35.82万元,每辆车的销售成本约43.88万元,这样看,每辆车亏了约8.06万元。如果按照亏损额114亿来看,每卖一台车亏损约55万元。

面对巨额亏损,蔚来不是没有想办法,通过增设服务来增加收入,给高速路上车主提供换电服务,180元一次。

180元一次和加油相比,费用不贵,但便利性受质疑。有评论说,目前除非高配版车辆,普通车型车辆需要工作人员把车开走换好电,再送回给车主,这个过程增加了车主等待时间。

无论怎样,蔚来已经在通过增设服务增加收入,APP上也开始“带货”,价格感觉有点“小贵”。

李斌曾表示,蔚来现有3万多车主,只有通过各种方式增加服务,形成网络效应,才能满足需要。

也就是说,蔚来为盈利还在打基础,但是基础还没打好,产品质量及交付问题已经受到不少争议。

蔚来汽车2018年就因为交付时间延迟、ES8软硬件等售前问题,遭到了媒体、专业人士质疑。

ES8在2018年下半年出现了延迟交付问题,本应在3月份交付,一下延迟到了5月底。在交付期间,有媒体发现蔚来江淮车间静、车库空,质疑何时才能交付,后又有前资深媒体人管学军因为延迟交付,质疑蔚来资金紧张,李斌要成第二个贾布斯。

李斌在管学军发表的文章下留言,解释没有失守上半年交车的承诺。但是全国开始交付的时间是2018年6月28日,时间也是卡在点上。

交付后的ES8没有出现一致的好评如潮,评测人38号车评中心试驾后曾说ES8完成度低,很多功能没有上线,似“半成品”。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表示“部分槽点属实”。

可以看出,蔚来车辆交付前后,出现许多产品问题,管理层频繁出面解释,颇有“舌战群儒”之感。

亏钱很快、新车质量受质疑,一点也没影响蔚来把钱花在营销上,花钱速度让人“啧啧称奇”。

蔚来2019年报显示,四季度销售成本约31.02亿元,比第三季度增长了50.7%,费用增长归因于第四季度ES6和ES8交付量增加的推动。

但是第四季度卖出了8224辆车,包括6824台ES6和1400台ES8,也不过是比第三季度多卖了3425台,销售成本就涨了十几个亿,这个原因不能令人信服。

四季度销售成本上涨原因之一,可能是增加了裁员费用。李斌财报电话会议曾说四季度花费了“一次性补偿”,而四季度销售与管理费用同比增加约4亿,“一次性”的费用与蔚来2019年4次裁员近2000人可以吻合。

近日,蔚来汽车的运营主体——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10万。

蔚来回应是普通的商业纠纷,尊重法院判决并已付款。从法律角度,这就是一起商业纠纷,不过蔚来租下的这块商铺在上海的兴业太古汇,租金不低,五年的平均月租金达到了约139万元/月,两间商铺投资还花了1000万元,其中建安费用为781.8万元人民币。

2017年,蔚来租下位于北京东方广场蔚来体验中心(NIO House,由蔚来全资建立的旗舰品牌空间,服务于车主),据业内消息人士透漏,蔚来中心东方广场体验中心的年租金约为7000万-8000万人民币,也就是每月达到了约583万—667万,蔚来已经签约6年。

实际上蔚来2019年亏损200亿美元的时候,就已经投建了多家NIO House,在2019年,蔚来还官宣会加大对NIO空间的投入。

根据蔚来2019年二季报,NIO House平均装潢费用高达1000万元,平均年租金约500万至800万元。

蔚来或许已经意识到投入巨大,2020年将停止新增NIO House,转而建设由NIO House和NIO Space组成的销售网络,NIO Space和NIO House的模式不同,成本更低,效率也更高。

除了销售成本,蔚来2019年的研发费用约为44.29亿,比上年增长了10.8%。值得注意是,蔚来汽车研发费用一直居高不下,2018年研发费用已经接近特斯拉3倍。

基建投入还在加大。有网友计算过,加上租金、运营成本,蔚来建设一个换电站需要投入的成本差不多是200多万,按照蔚来汽车的计划,到2020年在全国建设超过1100座换电站,换电站成本则需要2.3亿左右。

现在看来,蔚来“活下去”的有效办法就是让自己尽快达到盈利的状态。蔚来2019年的销量已经是行业领先了,但眼下如何提高毛利率才是投资人关心的问题。

李斌在2019财报会上发布了2020年毛利转正计划,理由为“供应链的优化、电池包成本的降低、生产规模上升和管理优化带来车均制造成本的下降”。

但是李斌所说都是一种预期,电池成本降低要等到2020年第四季度,现在看未免遥远,至于生产规模上升拉动毛利率,短期内很艰难。

毛利率一直在下坡。2018年毛利率为-5.2%,2019年为-15.3%,较2018年下滑了约10个百分点。

第四季度销量为8224辆车,比第三季度多销了近1倍(第三季度汽车销量为3553辆),第四季度毛利率也只比第三季度涨了3.2个百分点,这里涨幅主要由于四季度裁员1000多人,相应店面、销售服务成本减掉,毛利率上升。

但是蔚来账上的现金已经不多,目前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人民币10.563亿元。

负债合计达到194.04亿元,总资产目前为145.82亿元,资产负债率约为130%,可以说还债压力空前的大。

蔚来2020进行了一系列可转债融资,目前可转债融资金额为4.35亿美元,约为人民币30.86亿元,但是根据以往数据,每个月销售加上研发费用等成本至少10个亿,若还要耗费6个月让毛利率转正,至少需要50亿的资金,账面资金来看,显然不够。

更重要的是,融资渠道正在慢慢收紧,早在2018年,国家发改委发布了《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规定所有股东在项目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前,不撤出股本。

二级市场上看,蔚来股价频频下跌,一度暴跌超27%,股价跌破2美元。目前蔚来市值为29.9亿美元,较最高点13.80美元时的市值蒸发约110亿美元。

对于投资者来说,“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有许多亮点,李斌曾表示过,汽车是一个复杂的体系,是平台研发、供应链管控、品控、交付、售后综合作用的结果,投入巨大,购买蔚来的客户享受到了更加”尊贵“的服务。

但是,蔚来汽车的资金缺口巨大,需要平衡的方面巨大,用户满意了,还有政策变动、销售压力、江淮车厂代工质量等等可能问题。中汽协数据显示,全国汽车销量2月下降了约80%,目前全球疫情爆发,蔚来汽车零部件供应可能要受大影响,留给蔚来“转正”的时间不多了。

0551-65842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