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安徽星华化工有限公司
0551-65842698

联系我们

安徽星华化工有限公司
邮箱:7981214523@qq.com
电话:0551-65842698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红枫路 在线咨询

行业新闻

日本导演北野武代表作《菊次郎的夏天》,电影

发布日期:2020-04-24 10:15 浏览次数:

那年我10岁,小学三年级,周六早晨7点半钟出发,沿着7路公交车路线行走12公里,历时3个半小时,距离姥姥家还有20分钟路程的路边被路过的二姨发现,并被成功“救援”,搭乘人力车到达姥姥家。2小时后妈妈闻讯赶来,惊慌失措的妈妈在姥姥和二姨的劝阻下揍了我一顿。这一段经历成为我童年最难忘的往事。后来每当回想这件事的时候,妈妈总是问我说,“你那个时候就是总看不见我,太想我,想找我”。

日本艺术家北野武1999年拍摄《菊次郎的夏天》,很多同学印象最为深刻的有时候并不是电影本身,而是久石让给电影创作的配乐,缓慢悠闲的节奏确实太适合每一个闷热闲适的夏天。电影的剧情也是小正南和菊次郎的荒诞旅程故事,是一个治愈夹杂悲伤难过的故事,但是在我看来,《菊次郎的夏天》指向着一个人在童年时期的共同心理,想妈妈。

日常生活中,其实有很多小朋友的父母是不跟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一起,而离开妈妈陪伴的小孩,在心理上是充满对母亲陪伴的期待。很多从小与祖辈生活成长起来的孩子,在心底蕴藏的巨大的想要和母亲产生亲密关系的期待,但是表面上却感觉沟通存在巨大的屏障,好像隔着一层,这就是在童年时期母亲与孩子的关系在没有被满足的情况下,孩子自我心理防御机制的抑制,造成的障碍。

电影中正南看见了母亲改嫁的现实,伤心流泪,北野武扮演的菊次郎发现这些,联合旅途上的各种路人回到自己的童年里,伴随着正南,并且疗愈他。在这个旅程中,菊次郎与正南上演着游戏的旅途,很多同学管这些情节的体验叫做治愈,也会会心一笑。

那么,这部电影在摄影上体现出那些特征,产生了视觉上的治愈感,天真感呢?那种“日系”的风格,又表现出什么特点呢?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

说到日系风格,印象最深的必然是日系的夏天,蓝天绿草伴随着虫鸣风铃,无论是画面中的色彩还是明暗,耳旁的声音和音乐,都容易形成对日系印象的最佳质感。在《菊次郎的夏天》中,北野武在电影摄影中又使用了哪些体现夏天的手法呢?

首先是西瓜,西瓜是夏天的代表,是夏天中人们身体和心灵的抚慰剂。西瓜作为视觉符号的出现,娇艳的红色代表着夏天的整个气氛。我们在日常很多儿童摄影的照片中会发现,西瓜是儿童摄影写真的最受欢迎的道具之一,红绿两种颜色的搭配本身自带着可爱的风格。

电影画面中正南面对西瓜没有埋头大吃,反而若有所思凝视不动,这一反常现象,西瓜作为纽带揭示了后面的故事。

二是翠绿的田地和路边的草丛。夏天马路边的草丛是小孩子的乐园,草丛里面捉蛐蛐抓蚂蚱,路边路石上吃冰棍喝汽水。有时候草丛的草长到很高,草丛是小孩们的森林。路边的玉米地是孩子探险的最佳去处,就连我自己小时候那次“”出走”在半路中,偷偷的跑到玉米地掰来人家的玉米偷走。

盛夏时光的这些童年回忆,需要童心真挚的大人来表现,首先要真诚不能造假,不能以成人的世界眼光来看待,而是尊重和保持一颗童心。这一点往往最为困难。电影中的很多情节在成年人看来绝对是孩子才有的想法和梦境,北野武本人的性格想来直白简单,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够从电影中看到童年最熟悉的味道和治愈的感觉。

在拍摄夏天的风格的照片,我们可以尝试高饱和度色彩的靓丽拍摄色调,明艳的色彩带来的亮眼的视觉效果有着与夏日高高的太阳暴晒一样的效果。

既然是拍摄与孩子和童年相关的电影,摄影画面中显示出了很多漫画风格的镜头,诸如人物的密集排列,日本风格的的户外场景等等,在色彩上。各种对比色的使用,高饱和度的色彩使用,使得整个影片充满了绘画感,仿佛孩子在画画时候,喜使用纯度很高的色彩来表现自己观察到的和心理的世界。

高饱和度摄影,结合漫画的视觉意向,配合上家久石让的明亮活泼的曲调作品,伴随着清脆的欢笑和打闹声音,让人感到温暖。情节中的各种成人世界的想法和矛盾冲突,也被北野武设计的“一事无成”的菊次郎演化成戏剧化的嬉戏,幽默的表达和精巧的温情描绘,烘托出了影片的散漫惬意的氛围。

《菊次郎的夏天》在拍摄中为了配合严肃的戏谑的这一主体思维,在色彩设计上,使用了偏向更丰富色相,更多色彩才对比,更高饱和度和明度的摄影色彩表达方式。我们在很多情节上都会看到五颜六色的事物,一方面这回形成影片摄影的色彩风格,另一方面在色彩心理上,试图通过色彩的丰富程度来贴近儿童的心理状态。试想一下,孩子在画画的时候,是不是总是感觉颜色少,自己的彩笔颜色有来24色就想要36色。

电影中在赌自行车赛中输光了所有路费的菊次郎,与正南在5个回合的赌博中,在五颜六色的选手的混乱竞争中,踏上的身无分文的旅途。

还有一个色彩表达更加夸张的空间就是正南的梦境。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这部影片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梦是什么?梦是心灵的剪刀手,不断重叠的梦境最后正是我们每个人心灵最本质的底色。我们的人生是以悲剧或以喜剧收场,就得看一生中究竟拥有多少个冷色调的梦境,又拥有多少个暖色调的梦境。在梦境中,小正男这一趟旅行,算是“斩获”多多。从梦见几个美丽的妓女不断拿话来逗他开始,小正男后来又做了三个梦:一是梦到无助的自己和冷艳的妈妈正被变态的光头佬不停骚扰,再是梦到两个鬼神像枭鸟般喋喋怪叫从高树上扑下来,最后梦到他和四个男人更魔幻更文艺地将游戏重演一遍。

在所有的这些梦境中,桔红色的天空,啤酒美女的霓虹,花花绿绿让我们看见仿佛只有梦境中才有的色彩,在梦境中,导演进一步增加了色彩的饱和和纯度,在色彩上与现实拉开了距离。在酒店里,正南配合着菊次郎自己营造的各种成人世界中的度假场景和游戏空间。路人叔叔们的极力配合与西瓜的装体现了对正南的抱持与温暖。

日常拍摄中,我们其实很少在色彩表现上使用这种猛烈的色彩突击。更多的往往是在降低饱和,降低明度等等后期调整操作中寻找一种神秘意境。你看,这不就是成人世界的色彩表达方式么,更倾向于低调,暗淡,而少了很多明亮和直接,明亮直接的色彩很多时候就会被形容为简单直接。所以,无论成人还是孩子,无论明亮跳跃还是暗淡激烈,色彩都是可以连结我们心理状态的。

在我们的印象中,摄影的“日系”,给我们的直接感受是温馨舒适和真实随性的感觉。日系摄影画面在质感上,采用低对比度,浅色调的方式,在构图上,大多采用大比例留白的方式体现空间感。

比如在《菊次郎的夏天》中常使用大场景构图来展现一种自由、空灵的 平静感。很多时候配合上夕阳的温暖光线,往往特别能够烘托诗意或者期待的气氛。

在影片中经常出现的海边和路边的元素就是最佳的体现日系风格场景。一方面直线线条简单直接,海岸悠长海水偏远,日系的空灵感和空间感能够被很好的拉伸。我经常感觉,日系风格其实是跟日本的海岛环境,以及民居结构的社会景观形态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也就是我们在拍摄所谓日系照片的时候感觉总是味道不对的原因。

在我们日常拍摄日系感觉照片的时候,除了要注意画面主体的强调表现之外,也要考虑到画面的平衡,既可以利用镜头中有限的景物来保持画面的平衡,也可以打破平衡,制造夸张的倾斜感。同时,这种夸张比例的人景结合对于场景的要求很高,因为缩小了人物,如果场景不够精美,很容易给画面扣分。

在出租车的场景中,黄色的出租车与清晨天色的蔚蓝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青色的基调也是日系写真的经典代表。

《菊次郎的夏天》整部电影故事就是发生在追寻母亲的路上,最感人的地方就是在路上发生的一切。路的意境成为画面中最重要的元素,成为联系剧情,人物情感和观众情感的血管。

路在摄影中同样是最重要的资源载体,弗兰克拍摄《美国人》就是在路上,阿列克·索斯拍摄《破碎清单》就是在路上,文学上,凯鲁亚克就有书名《在路上》。在影片中,菊次郎和正南在路边上演着丰富多彩的剧目,在最后的森林小路边,菊次郎和摩托车手的游戏环节,我的眼角含着泪水。

路,在画面构图上是以线条形式出现的,在画面中的线条,可以成为构图元素的线条构图。这样的线条能起到引导视觉的作用。在摄影中的路,总是通向远方,将我们的视觉和思考,带到更深更远的空间,这也是日系摄影中经常使用的拍摄方法。

最后我们来总结一下,上面说到在最后面游戏情节中,我笑中含着泪水。我们流泪,还有原因。四个男人和小正男的游戏,到最后已成了剧里剧外所有人的游戏,但由于女人的缺失,它们的游戏显得那么粗粝、笨拙、滑稽和不伦不类,欢乐就像夜空的烟花,说消失就消失了。我们看似乐不可支,但正男那个优雅、清瘦、天使般美丽的妈妈无时不在我们心中晃悠,她成了所有人的妈妈。如果她在,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在一旁温情脉脉地看着,我们的游戏也绝不会像现在这般可笑而粗糙!优雅慈爱的母亲,她就具有这样的魔力。她是一切美好事物的起源,她能抹平我们人性中粗粝的坑洼,抚慰我们人生中无法避免的遗憾。这也就是我在文章的开始讲述的自己的故事,其实,游戏,戏谑,流泪,是我们想妈妈了。

0551-65842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