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安徽星华化工有限公司
0551-65842698

联系我们

安徽星华化工有限公司
邮箱:7981214523@qq.com
电话:0551-65842698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红枫路 在线咨询

行业新闻

如果没有西方文明,中国本身的文明能否发展出

发布日期:2020-08-06 19:54 浏览次数:

即便没有西方文明,中国本身的文明并不能独立发展出现代科技文明,这是因为我们文化本身并不产生科学。要说到为什么我们不能产生科学,我们就要首先搞清楚科学的概念是什么。

其实科学是一种能够用模型来解释世界的系统,科学往往是现有理论,然后再用实践去证明。

如牛顿的力学体系,其实就是牛顿的一个纯思想实验,通过缜密的逻辑推演出来的一个体系,这个体系的表达就是他的力学定理,之后人们用这个力学定理去计算世间万物的运动,竟然都能得到精确的结果。

再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被誉为是理论的天堂和实验的地狱。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速度越快那么时间就会越慢,要知道在爱因斯坦做他的相对论的理论的时候,是根本不可能做这样的实验的,后来是人们发明了喷气式飞机之后,通过实验才证明了这个观点。

而技术跟多的来自于经验,先通过实践总结出经验,最后用一套理论形成一个解决问题的体系。

比如我国古代的《天工开物》这样的著述,其实记录的是技术,都是来自于实践的经验,最后用一个理论将其总结的结果。

这就是科学与技术的本质性区别,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四大发明是科学,实际上都是属于技术的范畴。

西方能够发展出科学体系,并不是一蹴而就形成的,是来源于古希腊哲学,从古希腊哲学当中一脉相承,最终到了牛顿时代才出现了科学体系,实际上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的发表,是科学诞生的标志,而牛顿 当时认为自己做的是哲学,只是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篇论文的发表竟然就标志着科学的诞生,标志着一个新的时代的诞生。

古希腊哲学的最大特点就是逻辑,逻辑是必然的导出。我可以举个例子,如给出了三个条件,一是平面,二是三角形,三是有一个角是直角,那么我们必然会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形状是一个平面的直角三角形。而前提的三个条件缺一不可,如果不是平面,那么在曲面上三角形的内角和并不是180度,那么就不会必然得出直角三角形的结果;缺了第二个条件,那么就不一定是直角三角形,也可能是矩形;缺了第三个条件,没有角是直角,那么我们也不可能能得出直角三角形的这个结论。

这就是逻辑,只有前提条件全部充分的情况下才能得出一个必然的结论。古希腊时代的哲学就是照着逻辑的思维,不断地推导,直到逻辑终极,就是在逻辑上不能再推导为止。

古希腊哲学家其实一直都在探讨世界的本源问题,一开始泰勒斯认为是水,后来有人认为是火,接下来就出现了四象说,即世界本源为风、火、水、土,这个理论接近于我国的五行说,只是我们在 五行说之后就没有继续推到,古希腊哲学家继续追问了下去。

之后就形成了两派,一派是质料派,认为世界的本源是由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物资所构成,是为原子,这一派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知道最小的物资是夸克;另一派是理念派,以柏拉图为代表,认为世界的本源是一种理念。如毕达哥拉斯认为世界的本源是数字,因为万事万物都在变化,唯有数字是不会变化的,所以他认为世界的本源是数,由此研究起了数学。又如欧几里得,他做几何学是因为他认为所有的形状都能用几何来表达。

古希腊哲学到了亚里士多德时代,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逻辑学,是为形式逻辑。形式逻辑最大的特点就是三段论,一个大前提,一个小前提,最后是结论。在大前提和小前提都正确的情况下,你必然得出正确的结论。如凡是平面上的三角形都是180度,现在有个三角形有一个直角,结论就可以是此三角形是直角三角形,这个结论就肯定是对的。

我们的问题在于没有形成完整的逻辑学,而中华文明,无论是儒家道家法家等等各家,其实都没有形成完整的逻辑学,完整的逻辑学是产生科学的前提。

比如说儒家,一直只是探讨该如何做一个君子、圣人,从来没有探讨过为什么要当君子、圣人的问题。法家只是提倡将所有的权力集中在君王的手上,也就是集权的问题,却从来不深入探讨为什么要集权以及集权之后的后果的问题。

其实从古希腊的哲学到近现代西方的科学,是一脉相承的结果,是哲科思维经过数千年不断发展的结果。

近代的时候到了笛卡尔阶段,笛卡尔也继续追问存在这个问题,提出了“我思故我在”这个论断,其实这个人类史上唯一一个能够证明意识是存在的有效论断。当然,笛卡尔最出名的是他在几何学上的贡献。此外还有休谟,他的特点是不可知论,即人类始终是不能够完全地知道这个世界的本源的,他的贡献在于证明了归纳法的不可靠,因为你永远无法穷尽所有的研究对象。比如你认为天鹅都是白的,但是只要你发现一个天鹅是黑的,那么这个论断就错了。你发现所有欧洲的天鹅都是白的,便得出了这样的论断,但是你没有看过非洲的天鹅,也没看过亚洲的天鹅,当某一天你在大洋洲发现了黑色的天鹅,那么天鹅都是白的这个论断就不成立了。

当然,近现代欧洲的哲学家非常多,到了牛顿的时代,牛顿要解决的是解释上帝”是如何运作这个世界的问题,于是力学体系诞生,人类出现了科学。

从西方的哲学到科学时代,哲学家研究的其实都是一些“无用之学”,也就是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的学问,这与我们的“学以致用”完全不同,我们所研究所学的一定是要能用在实际中的,我们才会去研究。

当然,“学以致用”也使得我们与完整的逻辑学擦肩而过了,其实我们的文化体系中不是没有接触过完整的逻辑学,在历史上,佛学当中就有一门完整的逻辑学,是为因明学,在当年唐玄奘西天取经时期带了回来,但是因为太过于深奥,很难懂,后来也就没人研究了,最为重要的是,这门学问是没有实际用处的。

科学产生的前提是一套完整的逻辑学,因为我们自身产生不了完整的逻辑学,即便接触到了完整的逻辑学也没人去研究,所以可以说即便没有西方文明,我们自行研究的话,千年万年也出不了科学文明。

当然,从哲学到科学我只是简单地说了下其发展的历程,如果要深入研究的话,恐怕写本书都写不完,有兴趣的朋友应该要自己去多思考,多了解一些西方的文化,才能知道为什么科学会在西方产生而不是在东方产生了。

0551-65842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