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安徽星华化工有限公司
0551-65842698

联系我们

安徽星华化工有限公司
邮箱:7981214523@qq.com
电话:0551-65842698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红枫路 在线咨询

企业新闻

饭圈文化:为偶像而战,世俗化时代的新宗教潮

发布日期:2020-03-11 18:32 浏览次数:

刚开始是书籍,印刷媒介,后来是电影,电视,音乐,电子媒介,唱片,电视产品,选美比赛,造出了一批明星。现在韩国的娱乐界明星也是这样诞生的,各种选秀、组合,最终成为大众的明星。主导的是电视台和电影公司,音乐制作公司。

网络普及之后,就是数字媒介,媒体越来越平民化了,诞生了各种各样的网络意见领袖。人人都是明星,人人都可以在一秒钟火起来,而如果你足够幸运,你可以通过网络社交媒体成为“网红”,收割流量,换取货真价实的高收入。

网站bbs时代就有网络作家痞子蔡,被高雅作家垄断的写作终于平民化了,直到现在,大家在微信读书、豆瓣阅读等看的书比出版社看的更多。

博客诞生了博客天王韩寒以及芙蓉姐姐,微博诞生了微博女王姚晨以及公知领袖(后来就萧条了)。这个时候还没有那么多拉帮结派的运动,争吵也就混在一个圈子里混战,各自单打独斗,也没有什么群体运动。最多也就是帝吧这种全民的爱国主义运动罢了。

但是数字之后是什么?是流量,流量是无穷无尽的数据,是一个个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数据。微信公众号、直播界、抖音界、快手界,头条界、知乎界、美妆界,都诞生了自己的领袖,咪蒙,新世相,mc天佑……要这样我都数不出来了,因为都是圈子里的人才知道,已经缺乏大众普及度了。

而其中,微博尤其多,各种摄影的,美貌的,奇葩的,各种各样的网红,尤其以卖衣服、首饰和美妆的最多,号称带货。

其他的平台还有很多,B站又火了很多二次元明星,游戏平台也接着带热,小红书更是只打美妆品牌,还有各种更小的圈子,比如广播界,喜马拉雅和网易云的广播,还有军事外交国籍圈,局座召忠,还有股民圈的时寒冰……等等,都靠着各种网络平台风生水起。

连豆瓣都有自己的网红明星,还有哪个社交平台是不行的呢?哦对了,是支付宝的社交平台,就一无所有。连蚂蚁森林都没有人互相交流种子。

有了网红,自然就有了所谓的粉丝。两者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可以在网络上留言交流,每逢节假日必然得有所表示。说实在的,这些网红和美国总统更像,从来都不会高高在上,吃同样的快餐,喝同样的饮料,他们就是高级的网络用户罢了。这也就意味着,这一届的粉丝也更有力量,他们掌控了媒体,也就掌握了流量,掌握了话语权,渐渐形成了所谓的饭圈文化。

本来,在网红和粉丝之间,还有很多MCN,经纪公司,经纪人和运作公司,包括平台,起到了基础服务的作用,给明星们拉赞助,做推广,搞活动。一般情况下,三者是互相成全的关系,粉丝们养着网红的流量,网红借此卖货,收广告费,平台和运作公司从中赚取中介费,有的网红和粉丝已经不需要广告了,网红直接制造产品卖给自己的粉丝,变成了一家生产品牌的工厂,就像耐克一样,负责输出品牌形象,其他的制造都交给工厂来做。有的网红都没有实体产品,比如出个网课、卖个付费知识产品,都有粉丝买单。

现代企业的运作不再是依靠一个团队,而是依靠人格魅力。这一点,得到的罗胖是最清晰的,他的网课立足点是人,而不是知识。就像马云为阿里巴巴代言,贾跃亭为乐视代言,雷军为小米代言,董明珠为格力手机(错了,格力空凋)代言一样,企业的创始人本身就是产品的重要吸引力之一。

但平台还是占了主流,再大的网红也必须依赖于一定的平台,但是饭圈的爱意太浓,热情太大,能量越来越密集,逐渐取代了很多经纪人公司的事情,他们甚至开发出了各种各样的职能,有负责吹捧的,有负责扫黑的,还有负责放料的,总之,水军里的各种职能,娱乐业操作的各种技巧,都被粉丝们给掌握了。他们宛如一只网军,一呼百应,可以左右网络舆论,制造网络热搜,几乎无人能及。

而他们做出这一切,纯粹是出于对粉丝的爱,对粉丝的人设梦想的陶醉。偶像的生活,就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的乌托邦。

但这会面临两个问题,而且都不可解决:一个是偶像的真实性问题,偶像也是人,是普通人,也会犯错,会抽个烟,发个脾气,结个婚,骂个人什么的,也有懒散、困倦甚至叛逆的时候,他不可能永远高高在上,纯洁美好。这个时候就必然带来谎言和欺骗。

粉丝要的是阳光帅气灿烂美好,而偶像要的是自由率性,矛盾之下,只能靠谎言来粉饰。粉饰不了,要么粉丝转黑,要么偶像陨落。要么偶像持续撑下去,直到某一天被新的明星所取代。

而另一个问题就在于与别的明星的竞争,带来所谓饭圈的混战。你揭我的黑,我就举报你,你让我不好过,我也群起反攻之,到最后就会在网上发起一轮轮的混战,各方都引用各种价值观,各种证据黑料,互相讨伐,但是到最后其实只能是两败俱伤,损害了双方的商业价值。

特别是不同圈子之间的价值观不同,摇滚圈瞧不起饭圈,饭圈也不认同同人圈,同人圈反过来又和二次元圈不一样,二次元圈又和电影圈不一样,各个圈平时相安无事,但也保不齐出现吴京不知EXO引发爆吧,周杰伦力压蔡徐坤,以及最近的肖战遭遇227 起义的事件发生。

如今搞得是人人自危,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见面就是“各有千秋,萍水相逢”,丁太升偶尔说了几句红红脸的话,微博就被谩骂如潮般淹没。

网红的力量是无法掩盖了,一代网红过去,新一代网红又会崛起。不但明星圈、电商圈,娱乐圈如此,在西方国家连政治圈也是如此,特朗普、班农就是粉丝几千万的大网红,中国也有各种美0分、五0毛、粉0红等。

粉丝也是一波过去又一波袭来,老年人还在默默地爱着粉丝,而年轻人已经进入到了杀伐决断的阶段,为了偶像,可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甚至不惜编造、拼贴、造谣,俨然是间谍战、网络战的民间版。

都说20世纪是世俗化时代,现代社会是去魅时代,但是旧的偶像崇拜和宗教信仰消失的时候,新的宗教也会顺势而生,仿佛又回到了罗马那个诸神纷争的时代。

启蒙时代带来了信仰的理性化潮流,而浪漫主义又将理性带入了新的狂热之中,后现代主义把浪漫主义的极端砸个粉碎,没想到如今的互联网饭圈文化,重新捡起了中世纪的猎巫运动。

0551-65842698